山村野情

咪乐|直播|平台|下载官网 “新型政党制度是把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与中国实际有机结合的伟大创造,是一个崭新的政党形态。

作者:李玉洋

  俗话说:立秋三天遍地红,指的是高粱,一过立秋高粱穗渐渐饱满通红了,也都低下了头,风吹来来回晃动,出沙沙沙的声音,再过半个多月就可以收获了。收高粱可是个力气活,都是男人去砍;收高粱不叫收割而叫“砍高粱”,因此收割时不用镰刀而是用短把小䦆头连根砍掉,放倒成一排一排的,女人便用窝窝村人都叫“蒜刀”的刀将高粱最上面一节杆子割断,蒜刀,一种刀具,长四五寸,宽两三寸,长的一面有锋,且很锋利,另一面则插上比大拇指稍粗中间开一道槽的木棍里,用时虎口握木棍,四个指头勾住高粱杆用力一按便截断了,同时左手拿住高粱穗,放成一堆一堆的,最后由男人挑回打谷场,几个女人们便抱来一块石头,在石头上把高粱粒摔下来,晒干后由头长按每家人口多少,大人小孩比例分成一堆一堆,然后拿来一打巴掌还大的桐树叶,用草棍在桐树叶上写着各家男人的名字,放在高粱堆的尖上,抓一把高粱压着,以免被风吹去。各家人找到自己的高粱后才用篾筐或布袋装上背回家。摔去高粱粒的穗子可以扎扫帚,也可以截去穗头,做锅盖、篮子等。

  立秋一到,白天依然和伏天一样热,但夜里凉爽得多了,没有了夏天那种闷热的感觉,夜里睡觉还要盖上被单,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夜里的凉气。

  此时村里的男人也开始活跃起来,常常进山打些猎物,解解馋气。

  这天,列橡树吃过早饭丢下碗筷,对老婆山小三说声进山打猎去,抓起两个窝窝头用一棵南瓜叶子包了,装进裤兜里,到堂屋从墙上取下弓箭和套子,然后到山新田院门外,垫脚探过低矮院墙叫道:“新田,吃了饭没有?进山走哇。”他两个昨天约定好的,去北山看看运气,能不能搞定一头野猪野羊等,现在快秋收了,野物,特别是野猪活动量明显频繁了。

  “马上就走。”山新田在房里应着,又问:“带吃的没有?”

  “带了。”列橡树道:“中午随便啃点儿东西喝些山泉水就行了。”

  山新田也拿了弓箭和一只套子出来了。两人一起往北山去。

  走到村头,遇见二流子列小套,二流子很少和别人一块打猎的,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今天也想凑热闹,说:“二位老哥去北山吧?我今天闲的急,也和你们一起进山逛逛。”也不回去带打猎的工具,逐跟二人一起走。

  太阳还没有留出山岭,东边半天彩霞如织似画,虽然才是立秋第三天,但天空似乎纯蓝得多了,脸山峰上也多了几层雾气缭绕。

  列橡树对二流子道:“喂,进山打猎也不带个什么家伙,你二流子以为去白捡呀?”

百度